“哈哈哈......”

蕭振豪開心地大笑,走過來牽起司靈蓉的小手,對大家說,“蓉兒她從小跟著司道長學道,本事可不小,以後你們可要多多尊敬她,寵愛她。”

親眼看到送上門的女兒施行法術,且又萌又颯,楚香琴心裡更是歡喜了。

她馬上把削好的一個蘋果遞給司靈蓉,眼裡的愛意濃得化不開。

“寶貝,你以後就是我們蕭家的大小姐了,我們會非常愛你的。”

“對,我也會愛你。”

蕭煜跑過去,恨不得把軟糯糯的漂亮妹妹抱在懷裡親一親。

她太厲害了!

小六向新來的妹妹這麼一表達,那幾個從後院趕過來的哥哥和嫂子就紛紛圍了上去,七嘴八舌地表白自己的心聲:

“妹妹,我也愛你喲!”

蕭易樺凝著修長的墨眸站在原地,摸摸自己的額頭,再看看那漂亮的像小仙女般的妹妹,心裡道:

你以後最好不要來折騰我。

......

應司靈蓉自己的要求,她的臥室安排在了與大彆墅相連的二層樓房裡。

楚香琴很心疼。

因為這二層小樓冇有大樓房豪華,原是給傭人們住的。

可司靈蓉說自己需要單獨的私人空間,除了睡房,最好有自己的小客廳和書房,學習和打坐不受人乾擾。

蕭振豪立馬打電話讓商家送來女兒需要的東西,又命保鏢和下人們一起清掃小樓。

兩個多小時下來,小樓裡裡外外打掃得乾乾淨淨。

而司靈蓉的閨房由楚香琴帶家人親自佈置,裝扮得就像一間象牙塔裡的公主房......

傢俱和窗簾都是粉色的,床是歐式的公主床,櫃上擺著鮮花和洋娃娃。

非常漂亮。

一天的奔波,司靈蓉也是累了,吃了碗燕窩,洗了澡就上床睡了過去。

得了這麼一個謫仙似的小女兒,蕭振豪夫妻倆高興得毫無睡意。

“這小丫頭長得真俊。”蕭振豪站在床邊,俯首望著司靈蓉粉紅的睡顏,“瞧這小臉蛋水嫩嫩的。”

他伸出手想摸一下。

“彆碰。”身邊的老婆拍開了他的手,嗔道,“你手指粗糙,彆弄醒了她。”

蕭振豪笑意淺淺,搓搓大掌,似要把手指上的薄繭給搓掉。

“讓我看看她的小腳丫子。”他又去掀被。

啪!

手又被拍了。

“彆動,房間裡有空調,女兒著涼了怎麼辦?”

蕭振豪難抑激動的心情,雙手一時無處安放,回頭看到沙發上有一隻趴趴狗毛絨靠墊便抓了起來......

他正想放到司靈蓉枕邊,又被老婆奪了過去。

“小心上麵有灰塵,彆讓女兒吸著了,你還是回房去。”

好吧,在外麵威風凜凜的蕭氏董事長是個老婆奴,老婆的話從不敢不聽。

走了兩步,他回頭再瞧了眼女兒,眼裡的喜愛濃得快溢位來了。

“香琴,你也彆看了,把燈關了,讓女兒好好睡。”

楚香琴點了下頭,交代一名小女傭紅雁不要貪睡,一定要看好大小姐,彆讓她踢了被子。

紅雁隻好抱著一條毯子半躺在床邊的美人榻上。

......

蕭煜有了個漂亮妹妹,同樣興奮得連覺也不想睡了。

他坐電梯來到三樓,推開了蕭易樺的房門,摸黑爬上了他的床。

“你乾嘛?”蕭易樺摁亮了檯燈,沉著俊顏推了推他,“回去睡!”

“就一晚。”蕭煜笑嘻嘻,“我想跟你說說話。”

蕭易樺淡漠地瞥他一眼,雙手枕到腦後,盯著雪白天花板上的黃色吸頂燈,表情若有所思。

“五哥,妹妹她很漂亮,你說我長大後,可不可以讓她做我的老婆啊?”

現代的孩子早熟得很,十一歲的他雖然對男女情愛懵懵懂懂,卻知道可以相互喜歡,可以牽牽手談談情。

他是京都大學附小的校草,讀書不用功,成績一般般,給他寫情書的小女孩卻有一大把。

蕭易樺皺眉,“你胡思亂想什麼?爸爸說了,她是我們的妹妹。”

“但她不是爸爸親生的,跟我們冇有血緣關係。”

蕭易樺想起父母對他隱瞞著一個秘密,心裡驀然一酸。

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憂傷,他翻了個身。

“你去跟爸爸說吧,彆來問我,我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