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會想讓我去麗春院吧?你之前還讓我不要去呢,免得我拖累你們王爺,到時候還得讓你們王爺來救我。”

鳳兮若直截了當。

莫宴急急的道:“屬下不是這個意思,麗春院那邊,屬下會帶著人去的,可王爺等會若是醒來了,定然情緒激動,若是王妃不在,怕是冇有人能製住他,王妃,您能不能看著王爺?屬下……”

“你不用帶人去了,去了也是白去,人不在那裡。”

鳳兮若小聲的在莫宴耳邊道。

莫宴大吃一驚:“王妃,難道你去過了?”

“哦,你彆管,反正你信我就對了。麗春院突然遭了大火,冷青玨那邊定然不會坐視不管的,那邊現在肯定都是他的人,你現在去,討不到任何的好處。”

鳳兮若言簡意賅。

莫宴猶豫的道:“可是夫人那邊……”

“人你都冇見過長什麼樣,你帶著人去你這不是送死嗎?”

鳳兮若隻覺得莫宴腦子不是很好使。

“那……”

莫宴急的不知所措。

“你信我的就行了,她是冷青玨手裡對付楚玄淩的一張最大的王牌,以冷青玨這個謹慎到極致的性子,不可能一直放在一個地方的,你們這算是資訊滯後了,人不在麗春院。”

鳳兮若解釋道。

“真的?”

莫宴這會兒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了。

“這樣,你可以帶一隊人過去,但是光明正大的去,就說是按著楚玄淩的吩咐過去幫忙的,順便打探訊息就好,楚玄淩這邊,我可以幫你看著。”

鳳兮若看了看天色,都要折騰到天亮了。

莫宴想了想,點點頭,立即帶著人快步走了。

鳳兮若進了房間,就看到楚玄淩已經醒了,不過剛纔她已經安排了人叫人把鐵鏈都拿來了,鎖了他的四肢,現在他氣的要死。

見鳳兮若進來了,楚玄淩咬牙切齒的怒道:“是你乾的!”

不僅敢接二連三的打暈他,現在還敢讓人拿鐵鏈鎖他!

簡直是豈有此理!

“噓,不要叫那麼大聲,不知道的,彆人還以為我在非禮你呢。”

鳳兮若拉了個椅子坐在他的床前。

“你!來人!開鎖!”

楚玄淩氣急敗壞,用的要是普通的鐵索,他直接內力就能震碎,這鎖鏈還是玄鐵精索,真是該死的。

“彆叫了,我讓他們都出去了,你要不要睡一覺,你黑眼圈都出來了,這會影響你的顏值,親。”

鳳兮若悠悠的道。

楚玄淩怒的腦袋都要冒煙了:“鑰匙是不是在你手裡,本王命令你立即馬上解鎖!”

“你娘不在麗春院,放鬆一點。”

鳳兮若突然湊到他耳邊低語。

楚玄淩心裡一緊:“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管我怎麼知道的,反正人早就不在麗春院了,冷青玨又不是傻子,能把這麼重要的一張牌一直放在一個地方嗎?你也不用腦子想想。”

鳳兮若鄙視楚玄淩的時候是一點都不含糊。

楚玄淩起身,可四肢的鎖鏈連著床,他動彈不得。

他惱怒的道:“鳳兮若,你把鑰匙拿來,我不能……”

“人不在麗春院。”

鳳兮若一把摁住他,一字一句的重複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