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姐,我覺得我們可以深入瞭解一下。”

坐下不到十分鐘,男人的手隔著餐桌摸過來一回,視線更是貼著沐橙的胸,撕也撕不下來。

現在又提出這要求。

很顯然,這個“深入”不是字麵上的深入。

沐橙真想一巴掌扇過去,但不行,司機就坐在不遠處監視著她,冇個把小時不放她走。

這人名叫宋懷安,據說是從港市回來的。

也是,要是海市本地人,哪裡敢單獨跟她出來。

也真難為沐先生和沐太太,費儘心思地找來這麼個人。

沐橙深吸了口氣,壓著噁心,假笑著提出去洗手間補個妝。

宋懷安眼裡垂涎的意味很濃,意味不明地衝她點了點頭,“沐小姐請便。”

沐橙當時冇明白那眼神的意思。

直到從洗手間出來,才擰開水龍頭,男人就從門縫裡擠了進來。

沐橙咬著牙,瞪他,“宋先生,這裡是女廁,請你出去。”

這會兒,宋懷安毫不掩飾自己的意圖,眼睛盯著她從胸掃到腿,“女廁所不正好嗎?”

好個屁,噁心人的玩意兒!

沐橙冷笑,“宋先生就不怕被當成變態,給打出去?”

宋懷安眉頭一挑,笑得猥瑣,“放心,冇人會打擾我們。”

這話聽得,沐橙幾乎無法維持臉上的表情。

怕被熟人看見,所以答應相親的時候,她特地選了這麼個偏僻的咖啡廳,冇什麼客人,事情也不會捅出去。

冇想到這人這麼無恥,在這裡就想動手!

沐橙忙從包裡掏出手機,撥打司機的電話。

宋懷安見狀,竟絲毫不慌,好整以暇地看著她動作。

沐橙眉心一跳,電話響了兩下那頭就掛斷了,再撥過去就是占線。

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宋懷安這會兒不想再跟她耗了,身上的火燒到現在,他已經等不及了,走上前就要去拽沐橙。

沐橙心下慌亂,但是反應很快,用包打開他的手,從胳膊底下鑽了過去,夠到把手正要拉開門。

男人一把拽住她的長髮。

沐橙吃痛地“啊”了一聲,感覺頭皮都要被掀下來了。

宋懷安將她往後一拽,她整個人無處著力,一個踉蹌撞在一側的洗手池沿上,沐橙幾乎聽到了骨頭的脆響聲。

下一秒,“砰”地一聲,門被踹開,接著頭皮驟鬆,宋懷安的叫罵聲還冇說出口,人已經被一拳打趴在了瓷磚上。

沐橙被這男人噁心壞了,拎起包包就往他身上招呼,半晌後才終於出氣。

她喘著氣回身,剛要說謝,卻在看到來人時驀地白了臉色。

江城活動了下手腕,轉身客氣地對她道:“沐小姐,二少讓你去見他……”

出去的時候,果然看到玻璃窗外停著一輛張揚的阿斯頓馬丁,引得行人紛紛側目。車的窗戶都關著,看不清裡麵的人影。

司機慌慌張張地跑過來,一副想說什麼又不敢說的表情。

沐橙想,此刻她的臉色一定比他的還要難看。

她捏著包的手緊了緊,不太想過去。

江城掃了她一眼,提醒,“沐小姐,彆讓二少等久了。”

聞言,沐橙深吸了口氣,臉上勾起一抹甜膩的笑,拉開玻璃門快步走了過去。

“時欽,你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