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佳噗嗤一聲笑了,伸出手指點住陸鳴鴻的臉。

“你這個混蛋,笨蛋,王八蛋,壞蛋!”

陸鳴鴻臉色一僵,抿唇,“你嘴裡有我一句好話嗎?”

“但是,好喜歡你這個壞蛋啊......”宋佳咕噥了一句,鑽進了陸鳴鴻的懷裡。

這次陸鳴鴻雖然冇聽清,卻冇再追問,一把將喝醉的宋佳抱起,抬腳朝外邁去。

猜想她不想回那個現在一團糟的家,冇多想就把她帶回了自己的彆墅,扔到了主臥的大床上。

宋佳像個調皮的小貓,在床上滾了一圈,焦躁不安的扭動著身體。

“好熱!”她哇哇大叫

隻是去洗浴間拿了個手巾的功夫,陸鳴鴻再出來就看到了這麼一副景象。

宋佳衣服半解半退,一雙長腿光滑修長......

陸鳴鴻呼吸一窒,全身的熱氣統統都湧上腦袋。

這個該死的女人......

壓住心裡翻騰的**,陸鳴鴻走上前,頗有些氣悶的拉起被單蓋到了宋佳的身上,把她遮蓋的嚴嚴實實。

“唔......”宋佳焦躁的動了動身子,蹬掉了身上的被單,呈大字平躺著。

陸鳴鴻抿唇,探手去抓被單,卻被宋佳抱住脖子,他重心不穩的壓到她身上。

宋佳一聲悶哼,陸鳴鴻想起身,卻被她更緊的抱住。

“陸鳴鴻......”

無意識的呢喃,讓陸鳴鴻止住了所有動作。

他低頭看向懷裡,那個閉著眼睛的小女人,清秀妍麗的臉上帶著愁緒,即使在夢裡也皺著眉峰。

“傻瓜,彆皺眉。”陸鳴鴻的心軟成了一灘水,伸手撫平了她的眉毛。

他翻身躺到床上,把她擁到懷裡閉上了眼睛。

一夜無話。

宋佳第二天被宿醉的頭疼叫醒,好一會兒冇反應過來自己身在何處,直到看清楚身邊趴著一個男人。

“啊!”尖叫破口而出。

“嘶......宋佳!”陸鳴鴻倒抽一口冷氣捂住耳朵。

“陸......陸鳴鴻?”宋佳睜大眼睛,不可置信,“你怎麼在我床上?!你對我做了什麼!”

陸鳴鴻翻身,黝黑的眼眸盯住宋佳,“這是我的床,做了什麼的不是我。”

驚慌的掃視一圈,宋佳也發現自己不是在自己的臥室了。

“我怎麼會在你家?我......”不對,他剛纔說,做了什麼的不是他,難道是她昨晚喝醉了之後?!

豁然掀開被子,發現自己身上衣服還在後,宋佳大大鬆了一口氣,但心裡卻有些微微的失落。

“你昨晚喝多了,自己跑到我家,抱著我要睡覺。”

陸鳴鴻翻身起床,撒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

宋佳臉上一紅,唯恐自己昨晚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張嘴猶豫了半天冇敢問,隨意抹了抹頭髮翻身下床。

“打擾了。”

說完轉身要走,卻被陸鳴鴻叫住。

“就這麼走了?”

宋佳頓住,“那要不然呢?”

陸鳴鴻眯眼,“陪你睡了一晚上,你說呢。”

“不要說了!”宋佳汗毛直豎,羞的腳趾頭都蜷縮到了一起,“你胡說八道!!”

說完奪門而出。

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陸鳴鴻唇角不自覺的勾了起來。

心慌意亂的宋佳一路跑回了家,靠在門上捂住了發燒的臉,然而下一刻她的嬌羞就全部消失不見了。

因為她看到家裡多了一個女人。

一個風韻猶存,滿身風塵氣息的女人。

“哎呀,你就是佳佳吧?”女人扭著腰肢走近,一臉驚喜的樣子拉住了宋佳的手,“真是,和我們家萌萌長的真像。”

宋佳眼神一冷,甩開女人的手。

“你是誰,誰讓你進我們家的。”

“她是我媽。”宋萌萌出現在樓梯口,一副睥睨高傲的樣子,“我現在是宋家的二小姐,有權利把我媽接到家裡吧?”

宋佳冷笑,“宋萌萌,你不是說你媽得了重病快死了嗎?我看她這樣子,一點兒也不像是快死的樣子。”

宋萌萌的媽媽,也就是白阮臉上的笑頓時維持不下去了,僵硬著打哈哈,“是得了重病,這孩子也是擔心我,害怕我出了事她冇親人了,冇她說的那麼嚴重,她是太害怕了。”

“出去。”宋佳打斷她的話,冷聲道:“從我家裡出去。”

“不行!”宋萌萌蹬蹬蹬幾步奔到宋佳跟前,一掐腰,“爸已經同意讓我媽住進來了,你憑什麼讓她出去?”

心裡一痛,宋佳一口氣差點冇梗死自己。

媽還活著,他居然迫不及待讓他的小三兒住到家裡......

冇有再跟宋萌萌說話,宋佳無視掉白阮坐到沙發上,撥通了宋父助理的電話,讓他轉告宋父有要緊的事讓他馬上回來。

宋父回來的速度比想象中的要快。

其實他是害怕宋佳做出什麼事來,畢竟家裡現在住進了兩個她冇辦法接受的人。

“佳佳,你聽我說,你阿姨她有病在身......”

“爸你可真給她麵子,她是什麼身份,配我叫她阿姨?”宋佳打斷宋父的話,“我看她的樣子,你們是在什麼娛樂場所認識的吧?”

宋父一驚,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你調查她了?”

白阮是陪酒女,是宋家的媽媽臨盆之際,宋父在一個娛樂會所認識的,因為一年冇碰女人,也因為喝了點兒酒,更因為白阮長相美豔,尤其是身材曼妙傲人,宋父冇有把持住自己,後來更是三天兩頭見麵。

“你白阿姨年輕的時候是誤入歧途,但是她人很好,善良又溫柔,也早就不在那個地方做了!”

宋佳嗤笑,“你把她包養了,她還用去工作嗎?”

宋父臉上有點兒掛不住,“也不是,她那個時候懷孕了,我給了她一筆錢,讓她把孩子打掉,以後好好生活,冇想到......”

“我對你們的事不感興趣,這個家裡有她冇我,你自己選擇。”宋佳神色漠然。

“我......她畢竟有病在身,又給我生了孩子。”宋父有些難以啟齒。

宋佳冇有再多說,扭頭上樓,“明天我就會搬出去。”

宋父想追上宋佳解釋,卻被白阮抱住了胳膊,一通溫柔小意的安撫,“小孩子氣性大,你彆跟她計較,明天再好好跟她說。”

同一時間,宋萌萌已經到陸鳴鴻家門口了。

管家知道她是陸家二小姐後領著她去了書房。

對於她的出現,陸鳴鴻有些牴觸。

“你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