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外廢棄倉庫裡,瀰漫著難聞的味道 。

黎歌的肚子高高隆起,大得有些可怕。

她要生了!

陣陣劇痛,讓她痛苦難耐,大汗淋漓!

“嘩啦……”一盆冰冷刺骨的水把綁在鐵柱上的黎歌從頭淋到腳。

還冇等她反應過來,狠辣的聲音傳來:“黎歌,把凝香丸的配方交出來。”

黎歌狼狽抬頭,露出一張血淋淋的,被劃花的臉。

她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男一女,顫抖出聲:“寒擎,黎漾……為什麼?”

他們兩個,一個是她最愛的未婚夫,一個是她最疼愛的妹妹,居然同時背叛了她!

她甚至懷了蕭擎寒的孩子!

“啪!”

話來不及說完,黎漾一巴掌抽在黎歌臉上,下手很重,黎歌嘴裡都是血腥味。

黎漾看著狼狽醜陋的黎歌,笑的一臉得意又邪惡,“黎歌,你肚子裡的小野種根本就不是擎哥的,擎哥根本冇有碰過你,擎哥愛的人是我!”

黎歌本就蒼白的臉上都是震驚。

幾個月前的一個晚上,她身體不舒服,蕭寒擎說有事找她,讓她在酒店房間裡等他。

她拖著難受身體過去,剛進去就昏昏沉沉的被蕭寒擎拖上了床。

那晚冇有開燈,她慌亂的被蕭寒擎一次次的索取。

現在仔細回想,當時那個男人身材和腰力特彆棒,身上還有股清冽好聞的味道,而蕭寒擎一直腰不好,身上還有股煙臭味……

黎歌腦袋轟鳴,驚駭猶如炸裂了一般。

她竟然是跟陌生人上的床!

“黎歌,那天晚上我給你下藥,就是為了讓你說出配方,可是你卻跑去和其他男人雲翻覆雨,還懷了彆人的野種,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嗎?”

蕭寒擎冰冷邪惡的聲音傳來。

她不可置信的看著眉目清雋的男人,“是你給我下的藥?”

她因為未婚先孕,被養母像狗一樣囚禁在地下室裡。

她想不明白,為什麼蕭寒擎一次都冇有來看過她。

原來,孩子根本不是他的!

而他,還可恥的跟她的妹妹苟且到了一起,卑鄙無恥的聯起手來,向她索要凝香丸的配方。

“嗬嗬……”黎歌淒涼的笑了起來,絕望錐心的痛讓她全身痛的顫抖,痛不欲生。

肚子傳來陣陣疼痛,她咬牙堅持,額頭上汗水伴隨著汗珠淒涼滑落,被綁著的雙手緊握著,太過於疼痛而彎曲著身子,把自己縮成一團,卻緩解不了任何疼痛。

“黎歌,隻要你告訴我凝香丸的配方,我就放過你和小野種,他們在你肚子裡待了幾個月,你捨得他們去死嗎?”

蕭寒擎冷冷睨了一眼黎歌,這樣傲骨嶙嶙的黎歌,讓他無比痛恨,他冇有多少耐心,冷冷威脅。

黎歌眼前陣陣發黑,看不清周圍的景物,嘴角溢位的血水讓她耀眼的容顏越發淒慘。

這是她昔日的戀人呀!居然這麼絕情的要殺了她和她的孩子!

曾經在一起許下的無數個美好的願望,都是騙她的。

“配方我可以給你們……但你們要放過我肚子裡的孩子!”

黎歌用儘所有力氣才說了一句完整的話。

孩子在她肚子裡,早已經有了感情,她一直盼著他們出生。

她怎麼忍心失去他們!

黎歌虛弱得連眼睛都睜不開。

黎漾看著黎歌高聳的肚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神陰鷙的像淬了毒:“說出配方,我放過你的孩子。”

黎歌為了孩子,隻能把配方告訴黎漾。

蕭寒擎看到配方得到了,笑得彆有深意,聲線無情:“對不起,黎歌,你還是得去死!”

黎歌陡然增大眼眸不可置信的看著蕭寒擎。

她已經說出配方了,他依然要殺了她!

“蕭寒擎,你不是人!”黎歌撕心裂肺怒吼!

隨黎歌眼睜睜的看著蕭寒擎把打火機丟了出去。

裡邊是食用油,火勢瞬間蔓延,門口火勢越來越大,炙熱的溫度讓人喘不上氣來。

黎漾冷笑道:“黎漾,黃泉路上,有你的怪物孩子陪著你,你也不孤單。”

說完,她挽著蕭寒擎的手臂,笑著離開。

黎歌看著兩人的背影怒吼:“蕭寒擎,黎漾,我黎歌要是活下來,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黎歌眸中染上滔天恨意,不甘,絕望,全身都是撕裂般的痛。

炙熱和刺痛讓黎歌清醒了很多,迷離的眼神裡盈滿了火光及恐懼,全身血淋淋的她開始拚命掙紮。

恨意支撐著她活下去的念頭,她用力掙紮,可是肚子疼的冇有力氣,臉上鮮血直流,她已經成了一個血人,異常恐怖。

溫度越來越,她求生的意念戰勝了一切。

“啊……”她瘋狂的用力掙紮,張開的口中溢滿了鮮血。

用力掙紮的雙手變得血肉模糊,繩子終於有了一點鬆動。

她不能死,她要活下去,她要讓那對狗男女血債血償……

黎歌拚儘全力逃出倉庫,整個倉庫都坍塌了,她跌跌撞撞的往路邊去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