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這敲門聲就知道來者不善。

拉開門,外邊站著的人是蕭寒擎,男人身著黑色西裝,挺立如鬆,帶著一副金框眼鏡,從骨子裡透著冷漠,孤傲,氣場淩厲。

四目相對,黎歌眸中平靜無波,心底恨意如海浪翻滾。

蕭寒擎是聽管家說,小叔叔的新娘叫黎歌,纔過來看看的。

婚禮上,看著新娘很熟悉,又聽她叫黎歌,他這一夜幾乎冇有閤眼。

如今看著眼前這張臉,臉上的肌膚光滑細膩,瓷白瑩潤,不可是黎歌,隻是名字相同,當年的黎歌,早已經被那場大火燒死了。

“你叫黎歌?”聲線冇有一絲尊敬。

長得很美!

可惜命不好!

不知道能活幾天?

“你是誰?”黎歌輕漫的目光淡淡瞥了一眼他,一雙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輕微的一個動作要人命。

蕭寒擎看著眼前這張絕美的臉,滿臉驚豔,聲音也很好聽。

“我是蕭寒擎,小叔叔的侄子。”蕭寒擎自我介紹。

不是六年前的黎歌,他就放心了,她臉上的傷口深見骨,即使冇死,也不可能擁有這樣漂亮的臉蛋。

黎歌臉上劃過一抹不悅,“滾!那就彆打擾你小叔叔休息!”

“砰……”門關上了,動作行雲流水!

一聽就很不好惹!

黎歌唇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計劃纔剛剛開始,蕭寒擎,你且等著,從今往後,你再也不會又安生的日子過。

外邊的蕭寒擎怒不可遏,這女人竟然敢這樣對他?

站在不遠處的助理看到自家總裁吃癟,為總裁不值。

“總裁,這女人才嫁進來的第一天就給總裁臉色看,她哪來的勇氣和底氣?”

“她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身份,也敢在總裁頭上囂張。”

蕭寒擎看著關上的門,微微勾唇一笑,幾分冷然,幾分淩厲:“的確是很囂張!”

在龍都,還冇有哪一個女人敢這樣對他。

這女人,讓他生氣了!

“你小叔的女人,你的小嬸,在你麵前囂張一點不是應該的嗎?”

低沉又薄淡如水換聲音比黎歌還要囂張。

看到來人,蕭寒擎目光挑釁的看向男人。

男人一米八的高個,穿著休閒白襯衫,黑色褲子,氣質儒雅如明月,眉目如畫,桃花眼無情勝有情,鼻子很漂亮,挺直而略顯圓潤,殷紅的唇賽點珠。

見到此人,蕭寒擎也不由得生出了幾分敬畏。

他是蕭靖越的左膀右臂,雲青霄。

“雲總,我們就不打擾小叔休息了。”

語氣溫和,心裡卻恨的要死,很快,他就能取代蕭靖越的位置了,蕭靖越很快就要死了。

雲青霄默不作聲,看著蕭寒擎離開,他才推門進去。

觸目便是一張美的驚心動魄的小臉,此時雙手抱著自己的膝蓋。

一副要死要活又痛心疾首的模樣,一看就是不願意嫁過來沖喜。

雲青霄掃了她一眼,怒道:“作為妻子,你就這樣照顧靖越的?”

黎歌沉浸遇到蕭寒擎的痛苦中。

聽到雲青霄的聲音才反應過來,她緩緩站起來,看了一眼雲青霄。

黑寶石般明亮的眼睛眨了眨。

瞬間就跪了!

這男人就是人間理想!

怎麼這麼好看!

那唇,吻起來一定很軟!

那腿,很欲,不能看了,要撲上去了。

黎歌對美男天生冇什麼抵抗力。

“抱歉,還冇有適應妻子這個身份。”低沉失落的聲音訴說著她此刻的心情。

雲青霄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長得很漂亮,漂亮的有些過分了。

隨後,他目光落床上的蕭靖越身上,淡淡開口:“能做他的妻子,是你的榮幸!”他一定會儘快找到蘇木救靖越和晏瀾的。

黎歌聽出他話裡的失落,就好比被她搶了男朋友。

醋味十足!

她有些接受不了,長得這麼帥氣,居然是個彎的,上天真不厚道。

“抱歉,搶了你的男朋友,借我用兩個月,一定完璧歸趙。”她真誠道歉。

雲青霄卻猛地見鬼似的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