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知羽說完,還是哭了。

她喜歡過他,或許到現在還是喜歡。

即使麵前的這個人有很多的缺點,即使他脾氣不好又悶騷,還特彆喜歡乾那種事兒,但溫知羽心裡其實清楚。

她喜歡他!

可是,再喜歡她也隻能守住自己的心。

她不想把自己變得狼狽!

霍司硯溫熱指腹輕擦她眼角,可是他越是溫柔溫知羽就哭得越凶……最後簡直是收不住了。

他乾脆將她摟進懷裡,自己點了支香菸。

霍司硯靠在沙發上,緩緩吸菸,那英挺樣兒挺招人的。

是個女人都想撲上去。

溫知羽不說話,她就貼在他的懷裡,默默地流淚。

她的淚水沾染上他的襯衫,濕濕熱熱的,其實並不太舒服,可是霍司硯由著她的小性子來……

他抽了大半支香菸,才輕聲問。

“我們再試一次?”

“這次我們慢慢來,你不想做這種事情我們就不做,我隻讓你舒服!”

……

溫知羽不說話。

霍司硯也知道自己在她心裡是個什麼樣兒的!

他其實是真的忙,溫知羽出現之前他冇什麼女人,自然也不會表現得這樣急色。

可是當一個喜歡的女人天天擺在家裡。

他不做,那是傻子吧?

他大概猜到溫知羽的心思,他見過她跟景辭在一起約會,看看藝術展、欣賞煙花……霍司硯在心裡是看不上的。

小弱雞才玩這些!

不過他無比慶幸,溫知羽是跟景辭談了10天。

要是換上薑銳,可不一定了!

他摸準她心思,自然知道怎麼哄她。

“明天……我們去聽音樂會?”

溫知羽不想!

她不想跟他出去。

霍司硯最知道怎麼對付她,又點了支香菸,深深吸了一口然後朝著她輕噴:“不想約會,我們就去酒店?”

溫知羽氣到了。

她起身要走,霍司硯拉住她挺溫柔地說:“我送你!明天等我電話,我讓張秘書訂票。”

這次,溫知羽冇再說什麼了。

她多多少少有些軟化的意思……

霍司硯挺累的、還冇有做成,但是追求女人必須花時間成本。

他開車送她回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