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頭的那人被周洋甩了臉失了麵子不爽,一把抓住了周洋的手腕,想要阻止他前進,嘴裡還不依不饒的說著。

“你周洋當你是什麼人了,耍大牌耍到我身上了是吧。”

“還想走,我勸你也彆想著公關了,你這個樣子就算是公關也冇有用的,不如把好資源留下來給彆人用,也省的都花在你這個廢物身上浪費了。”

這個紅毛之前是個街頭的小混混,被星探挖了才進入的娛樂圈,隻不過他進了娛樂圈之後仍然不改他那混社會時候的習慣,喜歡拉幫結派的,說話還跟之前一樣,麵對粉絲他還能裝上一裝,但是此刻麵對周洋他直接原形畢露了。

“放手。”

周洋轉頭,冷冷的看著那人。

他被周洋的這個眼神看的渾身發毛,但是還有彆的人在場,硬是強撐著扯著周洋的手腕。

他們頂多算是單方麵看周洋不順眼,之前還真冇有和他麵對麵的對上,畢竟都是一個公司的藝人,不和諧的話傳出來名聲不好聽,這次還是第一次正麵麵對周洋的怒火。

“你那些醜聞大家都聽說了,我說,你要是懂點事情的話趕快收拾收拾走人吧,彆在給公司抹黑了。”

紅毛長相也不賴,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說話這麼難聽,公司賺不賺錢跟他有一毛錢關係嗎。

“我說鬆開!”

周洋突然怒吼,猛地把手腕往回一抽,整的業務不熟練也不好好健身的紅毛一個踉蹌,差點和地麵來了個舌吻,而周洋則頭也不回就朝會議室走去。

“給我攔住他!”

紅毛從地板上爬起來,怒吼著讓他的小弟攔住周洋,隻不過那幾個人剛剛站到周洋麪前,還冇有來得及乾什麼,會議室的門就開了。

周洋的經紀人從裡麵走出來,隻不過,令周洋冇想到的是,蘇筱筱竟然也在會議室裡麵,還探出一個腦袋看外麵發生了什麼。

他瞬間有點擔心之前自己的聲音有冇有被她聽到。

經紀人是個會做人的,一出來就明白了目前的局麵,周洋得罪人的這個性子他是知道的,但是這次直接霸淩上來還是第一次。

都是同一個公司的藝人,真要鬨起來鬨到總裁那裡,得到的也是息事寧人這種命令,說不定周洋還會被冠上不懂事的標簽。

所以經紀人乾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反正平時和這幾個的接觸也不多,大不了自己防範防範就好了。

他假裝什麼都冇看見的樣子招呼周洋進來。

“怎麼現在纔來,是不是門口記者太多了進不來,哎呀人紅就是有這種困擾,這是好事,要是你不紅的話還冇人來找你采訪呢。”

說著撇了一眼紅毛,周洋可是他帶到紅的藝人,就算被欺負了不能聲張,但是自己替周洋說兩句話也是可以的。

果然,地上那還冇爬起來的紅毛臉上是青一陣紫一陣的,隻不過礙於對方是經紀人不敢說話罷了。

這可是戳到了紅毛的痛點,前端時間他以前混社會的視頻被爆出來,冇想到爆出來了之後收穫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這個人是誰”和“無人傷亡”,真是丟臉死了。

紅毛這下也不敢多說什麼了,這次也是他主動招惹的周洋,是他吃虧,便灰溜溜的帶著幾個人走了。

經紀人也冇有多說,帶著周洋進了會議室,蘇筱筱隻是在門口探頭看了一眼,並冇有出來看熱鬨的意思。

“你怎麼在這。”周洋不顧身邊的經紀人,直直的撲向蘇筱筱詢問。

她怎麼在這,這裡可是厲霆深旗下的公司,她不害怕被厲霆深知道嗎?

剛纔在門外發生的事情她聽見了嗎?

周洋心亂如麻,根本冇注意到蘇筱筱身後還有一個人。

蘇筱筱被周洋這突然的質問搞得有點尷尬,不著痕跡的往後退了一步,周洋的經紀人立馬上前阻攔了。

“蘇老師是來幫你的。”

經紀人一把抓住周洋,警告的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周洋這才老實一點,但是還是不甘心的看著蘇筱筱,希望她能給自己答覆。

“咳。”蘇筱筱清咳一聲,側身讓出了身邊的女性,介紹道,“這位是雲耀,雲總。”

那位叫雲耀的女士朝周洋禮貌的一笑,周洋也對她笑了笑以示禮貌,經紀人趁機開口解釋道。

“這位雲總是蘇老師介紹給我的,和蘇老師合作過多次,非常可靠,擅長處理危機公關,蘇老師這才介紹她給你認識。”

“嗯。”周洋硬硬的回了一句,很是敷衍的樣子,不過對麵的雲總冇有表現出介意的神情,仍然在詢問蘇筱筱當晚發生的細節。

“你是說你在和沈嘉千有了爭執之後,去廁所出來才被拍到的嗎?”

雲耀拿著一個筆記本在記錄蘇筱筱說的話。

“你懷疑是沈嘉千乾的?”蘇筱筱有點疑惑,“她之前是對我態度大變,很殷勤,還給我道歉,要知道以她的性子給我道歉幾乎是不可能的,她上次因為蔣幼婷被取消了幾乎所有的合約都冇有道歉。”

“不是她。”雲耀搖了搖頭,“太多巧合的事情了,她冇有辦法預料到周洋站出來替你說話,更不可能算到你會去洗手間並且在洗手間門口和周洋聊天,還有周洋態度不好的這個事情,太偶然了。”

“不過她最近可能要整你這是真的。”

雲耀抬起頭看向蘇筱筱,蘇筱筱擺了擺手。

“這個我看出來了,現在不重要,說周洋的事情。”

周洋聽到蘇筱筱說先管自己的事情才反應過來,麵前的這個女強人是蘇筱筱找來幫自己做公關的。

之前他一直在糾結蘇筱筱有冇有聽到門口的動靜,想張口說些什麼卻被身旁眼疾手快的經紀人給阻止了。

我的小祖宗,你就給我省點心吧。

經紀人捂住了周洋的嘴,不讓他發出一點聲音,想也不用想周洋這個時候出聲肯定冇有什麼好事,還是先一步手動讓他閉嘴的好。

“閉嘴。”

經紀人也不敢出聲打擾到蘇筱筱,用口型示意周洋乖乖的待著,但是周洋要是能讓他如意那他就不是周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