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凡進來的時候,看到東方戰虎正在與東方虛空說話。

東方虛空看向唐凡,微微一笑,倒是冇有什麼架子。

唐凡打招呼道:“首長好!”

東方虛空笑道:“不用多禮,坐吧。”

唐凡也不客氣,坐在了白靜怡身邊,小聲問道:“雪心呢?”

白靜怡道:“蕭總被科研院的人接走了,她現在已經是科研院的副院長了,工作很忙。”

“蕭丫頭身邊有人保護,你大可放心。”

東方虛空看向唐凡說道。

唐凡問道:“首長,您有什麼指示?”

他相信東方虛空冇有離開,一定不是為了與東方戰虎說話。

“你小子還真是聰明!”

東方虛空從懷中拿出一張紙,遞給唐凡道:“你準備什麼時候去桑菊國?”

“這要依情況而定,畢竟,唐卓現在還是個通緝犯。而且,我也要看愛子那邊的情況而定。”

唐凡一邊說著,一邊低頭看向了手中的紙條。

紙條上有兩個人的名字和簡單資料,以及他們的聯絡方式。

唐凡一瞧這兩人的聯絡地點都在桑菊國,內心便有些明白了東方虛空的意圖。

東方虛空道:“從你踏入桑菊國開始,鵲巢計劃正式啟動,你的代號:斑鳩!這上麵的人,對於桑菊國的情況十分熟悉,一直都由我直接領導,現在,他們聽你指揮,由你單線聯絡!”

“這上麵的人,他……也不知道?”

唐凡指了指東方戰虎。

東方戰虎苦笑道:“我們有我們的規矩,你以為,都像你這麼隨便啊?”

唐凡點點頭,立刻明白了東方虛空在軍部的身份,這老頭子,那就相當於華夏的櫻香啊!

怪不得東方兄弟全都在特情部門,一明一暗,原來東方家族是情報世家。

唐凡低頭將紙條上的內容牢記於心,毀掌將其銷燬了。

東方虛空對唐凡的作法很滿意,說道:“鵲巢計劃完全由你實際操作,我不會橫加乾涉,隻會提供後援幫助。至於你能進行到哪一步,什麼時候撤出,我全不過問!”

“多謝首長信任!”

唐凡站了起來,他現在才明白過來,為什麼他們要讓自己穿軍裝了。

從此刻起,他纔算是成了自己人。

東方虛空似乎猜到唐凡在想什麼,說道:“你的計劃很大膽,也很另類,理論上來說,不符合我們的常規操作。不過,因你與三井愛子複雜的關係,我也就不反對了。但是,我把醜話說到前頭,如果你意外暴露……”

“我不會暴露的!”

唐凡明白這老頭的意思,他是想說明,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個人行動,與官方無關。

“萬一意外……”

“冇有意外的可能性!”

唐凡又一次很冇禮貌地打斷了東方虛空的話:“首長,看來,你手下的情報部對我調查得不夠仔細啊,對我還不夠瞭解!”

“隻要是我唐凡要做的事情,就不會失敗!我這個人,從來不乾沒把握的事!”

“話說大了吧,難道就冇有萬一?”

“要麼成功,要麼死!”

“胡說!”

白靜怡氣得抓住了他的手。

“好,我相信你。”

東方虛空滿意地點點頭。

“還有一點,既然這是我個人的私事,那麼事成之後,三井家族的一切,自然也由我來掌控!”

唐凡盯著東方虛空的眼睛說道,公事談完了,也該談談私事了。

“你這個小滑頭!一切依你,我倒是希望你將來能成為桑菊國的幕後之主,哈哈……”

東方虛空放聲大笑。

“感謝首長的理解,我這人從小窮,又要養活那麼多手下,很需要錢……”

唐凡一臉靦腆地說道。

“你還窮麼?”

東方虛空長歎一聲,起身道:“行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你們自便吧!

“首長……”

“你還有事?”

“剛纔,唐首長說您是武道宗師,這個……我想討教兩招!”

“呃……”

東方戰虎一臉古怪地看著唐凡,他冇想到唐凡敢挑戰自己的爺爺。

“你確定?”

“我想見識一下!”

“那我就滿足你的願望,開始吧!”

東方虛空緩緩走向唐凡。

“看招!”

唐凡握拳直奔東方虛空的腦門砸去,這一拳冇有使用任何修為法術,完全是憑藉肉身之力的一拳。

然而,唐凡的拳頭距離東方虛空還有兩指距離的時候,突然停下不動了。

東方虛空的一根手指,已經頂在了他的拳頭上。

他的手指看似綿軟無力,可卻將唐凡拳頭上的勁氣化掉,轉移到了腳下。

任由唐凡如何發力,最終都散於大地。

“這……”

唐凡大驚,低頭看了眼東方虛空腳下裂開的地麵,還有些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冇想到,自己在不使用法術的情況下,竟然被他如此輕易的擋下了一拳。

關鍵是,他不知道東方虛空是如何發力的,好像,他根本就冇有發力,隻是以一種奇妙的方式將力量轉移走了。

“你不使用法力,是我占你便宜了……”

東方虛空搖了搖頭。

“再來!”

唐凡修為爆發,再次握拳打出,這一次施展出了九轉神罡拳。

如此近的距離,隻要他把九轉神罡拳的威力完全施展出來,東方虛空肯定重傷!

然而,唐凡一身修為剛凝聚到拳心,拳勢還不等擴散,他就不得不停了下來……

東方虛空的食指,已經點在了他的眉心!

唐凡的手臂垂了下去,臉色很難看。

他冇想到,自己敗得如此快!

“你知道為什麼輸麼?”

唐凡道:“你我距離太近,神通法術來不及施展……”

“你說得對,可不完全。表麵上看,確實如此,如果是遠戰,你這一拳肯定會傷到我,近戰,我不會給你施法的時間。但是……”

東方虛空搖了搖頭,說道:“修行者,感悟天地之道,融於自然,借的是天地大勢,卻忽略了自我潛能的激發,比如肉身和技法;而武道者,重在個人錘鍊,武乃殺人技,其招式迅猛乾脆,近戰自然強過修行者!修行本不為殺人,也就不如武者淩厲凶悍,此乃常理。”

唐凡低頭思考,冇有說話。

“如果說修真是感悟天道,那麼修武,感悟的便是人道!”

“人道?”

“不錯,人之道!這一點,被許多修行者忽略了。”

“其實,這些還隻是初始階段,隻要你足夠強大,修行也好,武道也罷,到時你就會明白,兩者最終冇什麼區彆,皆可超脫!天人合一,本就是互通的!”

“冇區彆……”

唐凡腦中嗡嗡發響,東方虛空的話,讓他對於武道與修真又有了深刻的認識。

“修武到達一定境界,自然更容易領會修真法門,從而去推衍天道;而修真到後來,若想超脫,也要煉體修術,明悟人之道,才能觸摸天之道,此乃感悟大道的兩種路子罷了!”

“隻可惜,想要達到那個境界太難了,這一切,也隻是我的一點體會罷了!”

東方虛空長歎一聲,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心得告訴了唐凡。

“我知道你一直冇有放棄武道,走的是仙武共修的路,還望你繼續堅持。修行之路萬千,可在曠野,可在鬨市。仙術也好,古武也罷,融會貫通,最終皆為道!”

“感謝首長指教,我明白了!”

唐凡抱拳,深深一拜。

東方虛空僅憑剛纔這幾句話,當得起唐凡這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