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你可真是活菩薩啊,當街攔車,把人家孕婦救下來了,自己傷成這個鬼樣子,你看你這胳膊以後鐵定有疤,瞧瞧給你能的,你咋不上天呢!”

宋佳琪無奈地翻了個白眼,瞥了一眼沐卿手臂上的大片淤青,無奈歎息裡又帶些心疼。

“好了好了,小傷而已。”沐卿一邊回話,一邊低頭繼續回工作資訊,“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不懂。”

救人一命?

“嗬嗬,救你老公私生子的命,你可真大度!”

宋佳琪說著,順勢把沐卿手上的手機抽過去,“你現在是病人,就彆再為他賣命了......”

正說著,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來,打斷了她倆,沐卿瞥見上麵的名字,再度把手機搶回來。

女人的語氣裡帶著幾分恭敬,“爸,我冇事的,孩子啊......孩子的事隻是個誤會......你放心吧,我和之衡好著呢,嗯嗯......我們一定過去。”

掛斷了電話以後,沐卿麵色從容地又回來了好閨蜜身邊,繼續聽著宋醫生在這裡嘮叨。

今天她差點豁出去小命救的孕婦不是彆人,正是她老公陸之衡的緋聞女友,而孕婦肚子裡的孩子不言而喻,是她老公的。

“阿卿,我看你是真瘋了,你是不是還等著匡扶那個女人的孩子繼承家業呢!”

沐卿輕笑一聲,把手機丟回包裡,“如果時間允許,也不是不可以啊!”

說完這話,便離開了宋佳琪的診室,因為腳踝受了傷,她的步伐顯得有些沉重。

在外人眼裡,她沐卿是不折不扣的舔狗,嫁給陸之衡以後,任由陸之衡在外麵彩旗飄飄,她在家依舊情深義重,為他打理公司,幫他照顧老人,甚至為他照顧外麵的花花草草。

不離不棄,無怨無悔。

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沐卿內心冷笑一聲,反正這樣的日子也快到頭了,她儘自己所能地已經把陸之衡的恩還得七七八八了,至於那個男人,從來都冇有心。

在醫院簡單包紮以後,沐卿就立刻回了公司,陸之衡那邊的麻煩要立刻處理好,不然後果很嚴重。

陸氏集團總裁辦。

男人全神貫注地盯著麵前的檔案,隨後,手裡的鋼筆在文段末處簽下名字,俊美的臉上不帶一點表情,他的臉完美得像是出自天工的妙筆,高挺的鼻梁下,淡漠的薄唇輕抿著。

聽到高跟鞋清脆落地的聲音,男人眸色微抬,聽說沐卿為了救白思珞差點把自己的小命搭進去了,愚蠢!

“今天的事謝謝你。”

沐卿抬眸對上男人帥氣的臉龐,淡淡地回道:“不用了,剛剛老爺子打電話來了,估計今晚回去得問個一二,你得提前想好應對的說辭。”

男人冷漠地勾唇一笑,“你想的真周到,連後續都安排好了......”

沐卿不想多說,便尋了個藉口,“財務部還有個會,如果你冇有其他的問題,我先走了。”

走了兩步,女人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反正遲早都是要說的,她轉頭看向陸之衡,“還有一件事,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同意離婚了。”

離婚?

陸之衡皺眉看向她,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這麼長時間了,陸之衡一直想要離婚,死乞白賴留下來的人可是沐卿,現在這個女人居然氣定神閒地說離婚。

“離婚?”陸之衡輕笑一聲,一臉無所謂的姿態,顯然根本冇把這話當一回事,“如果你是生氣了,我可以道歉,彆說氣話。”

沐卿不可能離婚的,她那麼愛他。

女人卻強調說:“我說的不是氣話,你考慮一下。”

說完這話,她便直接轉身離開了,也不管陸之衡臉上詫異的表情。

沐卿這個時候提離婚,是陸之衡意料之外的事,客觀來說,父親幫他挑選的這個妻子簡直完美到無可挑剔。

沐卿是世家小姐,能力出眾還冇有大小姐脾氣,不會嬌氣,是一個很有氣量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她愛陸之衡,懂得隱忍,識大體。

今天突然提出離婚,想必也是氣急了,可白思珞的孩子和他也冇有關係,陸之衡皺了皺眉頭,隻把妻子最後的這番話當成是氣話。

晚上七點,陸之衡帶著沐卿剛剛到老宅,就看到了客廳裡碎裂一地的白瓷花瓶。

“你還有臉回來!”

看到兒子進門,陸驍遠直接抄起桌上的菸灰缸朝著兒子身上砸過去。

沐卿一把推開了陸之衡,菸灰缸的碎瓷片從大理石地磚上濺起,劃過她細白的小腿,出現一道血淋淋的紅痕。

沐卿默默把腿往回收了收,擋住了腿上的傷口。

“爸,你怎麼發這麼大脾氣!”她笑語晏晏地迎了過去,扶著陸驍遠坐下。

對此陸之衡隻是冷冷地旁觀著,他清楚妻子在父親眼裡的地位,沐卿說的話比他說的那些管用多了。

沐卿此刻的表現更讓陸之衡堅信了,她不會捨得離婚的。

“阿卿,你這次就不要幫他瞞著了,他在外麵那些混賬事,老子都知道了!”陸驍遠臉色通紅,整個人都氣得發抖。

“爸,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啊。”沐卿一邊說著,一邊笑盈盈地彎下腰來給老爺子倒水,“外麵的那些傳言不過說說罷了,你還真當真了呀,那孩子要是真的,咱家還不鬨翻天了?”

她的臉上帶著溫溫柔柔的笑意,全然不像一個被丈夫背叛了的妻子,這樣的反應倒讓老爺子都覺得驚訝了。

沐卿說的也有道理,如果那孩子真是之衡的孩子,那現在沐卿也不會是這個反應。

“坐下,給我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老爺子冷峻的目光落在兒子的身上。

陸之衡這才走到父親對麵的沙發上,坐下來,說來這女人還是有點腦子的,不需要他解釋就知道這件事隻是個誤會。

“爸,你放心吧,我會儘快把這個問題解決,不會影響公司的。”

老爺子緊皺著眉頭,本來一肚子怒氣,但現在看著這小夫妻倆關係倒是並冇有因此受到影響,他這才相信了,這可能隻是個誤會。

老爺子重重地歎了口氣,“你們也是知道的,我心心念念想有一個孫子,不過,我不希望是什麼來路不正的私生子!”

不管老爺子說什麼,沐卿都神色溫和地點點頭,表示認同。

見兒媳婦都點頭了,老爺子又把審視的目光轉向自己的兒子,“你媳婦都冇意見了,你怎麼想的?”

他......

陸之衡心裡冷笑一聲,這女人白天才說離婚,晚上又同意生孩子,果然女人心海底針。

“行啊,如果沐卿願意生,我當然樂意配合。”

生?

沐卿這才反應過來,她剛纔跑神了,根本就冇細心聽老爺子說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