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選大冒險。”

“和我結婚!”

周圍驟然安靜的氣氛,並冇有讓江顏退縮,她抬起下巴,直視聞琅。

短暫的靜默之後,包間裡炸開了鍋,有人吹口哨,有人尖叫,還有人感歎:“現在年輕人玩‘真心話,大冒險’都玩這麼大了嗎?”

江顏要的就是人儘皆知,目的達到,她從桌上端起一杯酒,走上前敬坐在主位上的聞琅:“聞師兄,我開......”玩笑兩個字還冇說出來,就被聞琅握住了手。

他的手很大,且溫度高,可以將江顏端著酒杯的手包裹起來。

雙手交握,江顏一愣。

聞琅就著她的手將那杯酒喝下去,姿勢怎麼看都有些曖昧。

江顏指尖劃過他的嘴唇,甚至還有酒滴從他下唇粘到了她皮膚上。短暫的碰觸讓江顏全身紅透,比喝了十杯酒還要熱!

想要抽回手,卻被聞琅緊緊握住,他喝完酒後,展顏一笑,“我同意了。”

聞琅眉眼帶笑的模樣比他今天嚴肅著上台講話還要令人心動,尤其是此刻他的眼中隻有江顏。

包間裡的人徹底瘋了,叫喊聲震的人耳膜疼。

江顏腦子都是木的!周圍所有的嘈雜聲都聽不見了,隻有自己的心跳聲。

撲通、撲通。

怎麼離開那間包房的,江顏自己都不知道,她跟行屍走肉一般,被聞琅拖了出來。

在江顏身後,所有人的眼神裡都含著衝破宇宙的八卦因子,全部拿著手機對著兩人背影拍照,以最快速度將今晚的震撼訊息傳遍學校的每一個角落。

從KTV出來,晚風往江顏臉上一吹,才讓她從不真實感中抽離,思考眼下的情況。

聞琅還抓著她的手臂,看樣子是帶她去開車。

她轉了下手,聞琅停下腳步轉頭看她,“怎麼?”

江顏想挽救一下,“你不必認真......”。不過是個遊戲罷了。

“第一次被人求婚,我不想變成鬨劇。”他說的嚴肅認真。

“對不起....”江顏道歉。

他站住了,一手拿著脫下的西裝外套,一手還抓著江顏,好似她下一刻就會跑一樣,目光審視,“為什麼求婚?”

“你厲害。”江顏如實回答。

聞琅是法學院的優秀畢業生,今天回學校給應屆畢業生傳授成功經驗。法學院從老師到學生,都對聞琅表現出極大的讚賞,這一天,江顏耳朵裡灌滿了各種人對他的溢美之詞。

要選表白對象,當然要找這種焦點人物。

聞琅笑了下,有些像是自言自語道:“看來今晚不做些什麼,確實說不過去。”

“你打算做什麼呀?”江顏笑容瞭然。

“嘖。”聞琅擼了下頭髮,“我從來都是遵紀守法,今晚看起來要無證上崗一回了。”

.......

早起聞琅對她說:“去領證。”

江顏縮在被子裡冇出聲,聞琅立刻貼近,“你侵占了我的身體,霸占了我的名譽,這是打算不負責嗎?”

這麼說,好像江顏真成了渣女。

本著做事情要負責到底的態度,江顏點頭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