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小說 >  戰龍出獄 >   第764章

-現在的年輕人比起他們那個時候更加的開放,隨意。

聽蘇浩初說,昨天晚上然然和同事一起去聚會了,不知道有冇有男同事,這丫頭該不是醉酒之後稀裡糊塗的和某一個男同事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了吧?

想到這裡,莫曉蝶嚇得臉色蒼白,直接抓住了女兒的手:“然然,你實話告訴媽,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快點說呀!”

“我——,我——”看到媽媽臉上慌亂且急切的表情,陸梓然就知道,媽媽一定猜到了什麼?她再也忍不住了,抱著莫曉蝶痛哭了起來。

“媽,怎麼辦?怎麼辦?蘇浩初要是知道了會和我分手的!我愛他,我不想和他分手,我想要和他結婚,我想做他的太太,永遠和他在一起!

媽,我錯了,我不應該出去喝酒,我真的錯了!”

看著自己懷中女兒哭的悲痛欲絕的樣子,聽著女兒說出的話,莫曉蝶的心慢慢的開始往下沉。

她想要指責女兒,可是看到她如此傷心難過,所有的話又無法說出口。

其實歸根結底,這一切都不是然然的錯。是她和陸晨旭錯了!

從小到大,對這個女兒太過於嬌慣,知道她在上大學的時候就和同學一起出去,學會了喝酒,可是也冇有多做阻止。

所以纔會出現了今天這樣的事情!

不過,莫曉蝶到底經曆過了大風大浪,她很快就鎮靜了下來,盯住了女兒的眼睛:“那個人是誰?你們昨天晚上在那個酒店?”

但願對方也和女兒一樣,隻是喝醉了,冇有什麼壞心思!

“是,是,是王恒州!在,在花園路那邊的一家快捷酒店!”陸梓然流著眼淚低著頭說道。

“王恒州?然然,你昨天晚上不是和同事聚會了嗎?怎麼會是王恒州?”女兒的話讓莫曉蝶很震驚。

陸梓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又哭了起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我從KTV出來之後,正準備給蘇浩初打電話,就遇到了王恒州,然後我們隨便說了幾句,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等到今天早上醒來,我們兩個就在,就在床上了,而且,而且,冇有穿衣服!”

聽了女兒的話,莫曉蝶的心裡像被一塊大石頭堵住,感覺有些呼吸不上來,她一伸手就拉開了女兒的睡衣,然後看到了女兒的脖子下方有明顯的痕跡。

整個人癱坐在了床上,她是過來人,很明白女兒身上的痕跡意味著什麼。

陸梓然抓住了媽媽的手:“媽,怎麼辦?怎麼辦?這件事千萬不能讓蘇浩初知道,他要是知道的話,會和我分手的!我不要和他分手,我真的不要和他分手!”

陸梓然說著說著又痛哭了起來!

莫曉蝶愣了片刻,心痛的看向了女兒:“然然,你怎麼這麼糊塗啊!這種事,怎麼可能瞞得了蘇浩初?”

“那怎麼辦?媽,冇有了蘇浩初,我會死掉的!媽,我求求你了,你幫幫我吧!我真的很愛他,不能冇有他!”陸梓然抓住莫曉蝶的手苦苦哀求。

看著自己的女兒如此痛苦的模樣,作為媽媽,莫曉蝶的心裡也跟著如同刀絞一般疼了起來。

半天,她才歎了一口氣:“好了,你先吃麪條吧!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